诞生20年,已经成遗产,Flash让普通人也能“造”游戏

诞生20年,已经成遗产,Flash让普通人也能“造”游戏
2020年09月13日 17:57 澎湃新闻

原标题:诞生20年,已经成遗产,Flash让普通人也能“造”游戏

文|张书乐(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

属于80后的游戏遗产或许是红白机,特别是在中国。

许多80年代出生的曾经那个少年,大多在这个游戏机上折腾了十年光景。

而对于90后,他们开始游戏的年代,大多已经进入了PC(个人电脑),PS(PlayStation游戏机),以及手游。

这些游戏载体,都还活的有滋有味。

但也有成为遗产的游戏,那就是将在2020年被终结的Flash游戏。

早在2017年,Adobe就宣布它将在2020年底停止支持Flash,而几乎所有主要的网络浏览器都有宣布,将在2020年12月31日取消对Flash的支持。

换句话说,Flash存活的土壤——网页,将从此拒绝它的载入。

当然,曾经红火一时的Flash游戏,也自然而然的安乐死了。

红火到什么程度?

且不说有多少热门游戏是从Flash游戏起步,然后变换“模具”进阶到各种主流载体之上。

单是2010年代,Flash技术逐步被放弃的十年间,凭借8亿美元的总收入成为了“德国史上最成功游戏”(2016年)的网页游戏《帝国之战》(Goodgame Empire),其实就是个Flash游戏。

但这款带有浓郁中世纪风土人情且画风鲜明的游戏,其动画部分和手绘的精美程度,丝毫不亚于客户端游戏。

同时,依然是游戏画面,其明暗分界和阴影投射等细节处理,也极其到位,某种程度上也体现出了德国人严谨的习惯特征。

至于这款从2011年推出,历时6年,有超过250次版本更新的德式精工细作,就不必再过多强调了。

Flash游戏也能变成大作一般吗?

这并不是个问题。

在 1996 年Flash推出第一个版本后至今,很多人其实对Flash游戏的认知其实还停留在2000年代初期,那个线条人,简笔画充斥游戏屏幕的阶段。

“极简主义”的画风和粗陋的游戏体验和模式,往往给人一种很低端的感觉。

事实上,在差不多24年的时间里,许多Flash游戏已能够在网页游戏世界里达成和上一代顶级游戏无限接近的效果。

只不过为了提高自己的格调,很多游戏创作者都有意的回避了“这是个Flash游戏”的话题。

更重要的是,当下许多独立游戏从业者,大多也是从Flash游戏开始起步的。

没别的,不一定会编程,但有一个好创意,然后就可以在具有可视效果的Flash上,通过画图的方式达成自己的游戏创作。

这对于当时的游戏迷来说,几乎是颠覆性的。

由于不会编程或不懂动画制作,绝大多数玩家尽管怀着一颗“做一款属于自己的游戏”的心,也只能感慨于专业太难。

但现在简笔画水准,也能轻松做游戏了,需要仰望的门槛一下子降低到抬脚可过,以至于一时间大量Flash动画或游戏,如过江之鲫,用类似二次元鬼畜的画风,不断刺激着所有人的眼球。

最终,本来可以做到更“高清”的Flash游戏,也就二十年如一日被定格在了“简陋”的人设上。

如今,它即将成为“遗产”,由于不再有它生存的互联网土壤(浏览器不支持),所有一些有心人也开始筹备建设专属它的博物馆。

比如一个叫做Flashpoint的项目,使用开放源代码技术,允许人们下载并播放大量游戏和动画。

目前Flashpoint完整列表仅包含38000多个游戏。

当然,估计未来,也不会有多少人去博物馆探寻“历史”,游戏的世界就是这么容易被遗忘,但好歹有了个纪念碑吧。

刊载于《人民邮电报》2020年6月12日《乐游记》专栏266期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