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影院屏摄,动了谁的奶酪?

在电影院屏摄,动了谁的奶酪?
2020年09月13日 15:53 界面新闻

原标题:在电影院屏摄,动了谁的奶酪?

在电影院看电影时拍照,录视频的观众们,可能从来没想过,自己的行为有一天会被电影圈热议,甚至抵制。《八佰》《花木兰》上映后,“屏摄该不该骂”成了影迷圈和多家电影媒体讨论的话题;去年北影节,面对屏摄,还有使用了闪光灯的行为,同场有人直接喊话:“傻X别拍了”;而一旦有人屏摄并发到影迷群里,可能会被直接拉黑,“这是影迷圈里的行规”…

而与业内热议的情况不同,大部分情况下,许多观众并不理解屏摄这个概念,也似乎压根没意识到屏摄是需要被“抵制”的一种行为。屏摄,简单来说,泛指在电影院观影过程中录像,拍照或者拍短视频等行为。在“Sir电影”“3号厅检票员工”等讨论屏摄问题时,高赞评论往往是“看了这篇,才第一次知道屏摄不对。”

那么,屏摄的边界在哪里?屏摄一事,是否有着绝对的对错呢?屏摄又为什么会在电影圈引发争议?屏摄,究竟动了谁的蛋糕?为此,毒眸询问了超过20位身处不同环节的电影人,影迷和观众,以下是他们的想法。

摄影师:“对屏摄很反感,很拒绝!屏摄很不尊重我们影视人的劳动成果!观众往往不知道一部影片背后有多少人在付出,更体会不到一个镜头创作的辛苦过程!抵制屏摄,也是在保护我自己这样的创作者。”

剧本策划:“屏摄会影响观影体验,那些被打扰的人将不良情绪迁怒到影片,从而对影片产生不公平的评价,导致片方口碑受到影响。而且,盗版和院线观感截然不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上映期间的拉面动图就来自屏摄,对电影口碑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导演:“抵制屏摄,是对包括我在内的创作者的尊重,也能更好地保护创作者。如果创作者的利益受损,影响的是艺术创作,也就影响了整个行业。”

发行1:“屏摄导致了盗版资源的流出,会影响票房,对影院和片方的危害很大,也会影响我的发行工作。盗版已经发展成为地下产业链,有完整的盗摄,上传,售卖等渠道,对于影片的版权损害很大,特别对有一定体量影片的损失就更大。”

策展人1:“屏摄的存在没有很直接影响我的工作,但是这样行为的出现让从业人员很泄气啊,直接的反应了观影人群的素质。别说屏摄了,从业人员都也在看盗版。”

策展人2:“屏摄把看电影这件本来可能有点‘仪式感’的事情,也变成了类似‘打卡,快速消费’的感觉了,类似于打卡网红地马上分享到朋友圈。”

摄影系在校生:“一年前看《我和我的祖国》时,旁边坐着某位演员的粉丝,这个演员出现的时候,这个粉丝总会开着闪光灯一阵狂拍。搞得我整个人都没办法融入到电影里了,电影本身就是另一个世界,需要观众全身心地去融入,屏摄让观众和电影之间出现了裂痕,非常非常影响观影体验。”

除了反对抵制的声音之外,也有被访者的态度显得比较温和——

影院经理:“屏摄始终是很小众的行为,前两年炒过一波之后,我朋友圈里基本看不到晒放映中的大银幕了,我们影院在日常也很少有这方面投诉。另外,影院也没有办法全程监控厅内观众的行为,除非有观众投诉,现场工作人员会劝止。”

影迷1:“虽然我身边没有屏摄行为,但我也能理解普通观众屏摄往往也只是为了发朋友圈。如果是离我比较远,而且手机比较暗,迅速的拍一张经典画面我个人是可以忍受的。在不影响观影的情况下,不涉及传播盗版的情况下,没必要装做圣人批判别人。”

影迷2:“我觉得抵制屏摄是小题大做,有太多人不怎么进电影院,发个朋友圈纯属义务宣传。以与其站在道德制高点审判式的严令禁止,不如给市场时间,给观众时间,让他们慢慢的了解电影文化,尊重电影文化。”

发行2:“如果仅仅是一个小视频,拍摄者可能只是觉得该影片很好,有情感共鸣。如果只是分享电影精彩片段的话,我认为可能对影片有正面效应,在某种程度上还带动了影片的热度,是观众二次宣传或口碑宣传的快速途径。”

发行3:“如今即使是偷录,随着大家习惯在正规的视频网站看高清资源,购买枪版资源的人越来越少了。整体来说,屏摄导致的盗版资源对行业的破坏力在下降。”

可以看到,屏摄或许伤害了一些从业者的切身利益,不同人对屏摄的态度呈现两极分化。

而屏摄多多少少存在着地区差异,在一些观影市场相对较为成熟的地区,有关的法规早已实施数十年,不在电影院,演唱会等场合屏摄几乎成为了当地默认的行为准则。

毒眸询问了常年生活在美国,中国香港,中国台湾等地的几位观众,他们都表示,每次观影时,影院都会在正片之前反复强调禁止屏摄,在一种强力监督的氛围下,他们几乎未曾见到屏摄现象。

内地为什么暂时没有这种观影习惯?

从仪式上,内地市场对观影文明还未普及到一定程度,很多人既不了解相关规定,也并未意识到屏摄这一行为有何不妥。行业内对屏摄分析的热闹,其实并未普及到普通观众圈层——

除了许多观众对屏摄尚处于一种“无知”的状态,从观影心理来看,屏摄还带有一定的打卡因素。

尽管看完电影后,观众可以分享海报进行“打卡”,但《纪录电影“屏摄”折射的自媒体情绪传播》一文指出,观众的自恋心理,让他们总情不自禁拍下那些精彩瞬间,以期获得在自媒体再创作,再传播的权力。尤其在观看如《速度与激情》《狮子王》等主打情怀牌的商业大片时,很多观众会被激发“到此一游”的摄制心理。

“观众们看电影的时候会屏摄,其实是就像我去一个景点,就会跟那个景点的标志物合影,证明我来过这个地方,是一个道理。”一位导演告诉毒眸。

面对从未消失的争议,屏摄有没有机会销声匿迹,为了减少屏摄又能做些什么呢?

映前的贴片,宣传片,或许能在一定程度上润物细无声地培养观众的自我意识——百丽宫的映前小片就强调了这一点,北影节票夹上也会额外标注不许屏摄的观影提示。

当然,任何一种文化的改变都不会一蹴而就。一位电影投资人告诉毒眸:“虽然现在国内举办了皇冠,超五等高级别的网球赛事,但想成为网球强国,还需要国内网球观众观赛的整体素质提高,需要长时间积累与沉淀出网球文化。”类似的,国外观影文化的培养历经了数十年,我们也还有较为漫长的路要走。

好在,采访中绝大多数人表示,在经过教育后,大部分人会选择不再屏摄。一位影迷也告诉毒眸:“屏摄者不是豺狼虎豹,不是大奸大恶,他们只是暂时的无知,经过点拨和告诫,我相信会有更多的人像我一样,改掉这个坏毛病。”

其实,国内早已针对屏摄行为出台过相关法规:2017年颁布的最新版《著作权法》中,明确定义屏摄是侵权行为;同时,2017年起正式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影产业促进法》也指出,屏摄行为发生时,“电影院工作人员有权予以制止,并要求其删除;对拒不听从的,有权要求其离场。”

所以,屏摄到底违法了吗?简单来说,不同程度的屏摄行为,其对应的性质也有所不同。一位律师告诉毒眸,单张拍摄只能构成不文明观影,拍照发朋友圈只属于个人民事行为;但在影厅里录音录像或者大量连续拍摄,则可能构成著作权侵权。

而屏摄的存在,也是目前国内观影市场不成熟的一种体现。

当观众逐渐培养起“屏摄很容易打扰到别人,屏摄这个行为本身也不是很有必要”的意识,也就能培养起北大中文系教授戴锦华老师所提过的,对同一场观众“独自观影”的尊重:“影院是一个公共空间,是唯一一个对号入座,在昏暗的环境下「集体地独自观影」。”那时,进电影院将不再是一种单纯的消遣,观众在同一个黑暗的空间里,虔诚地欣赏电影艺术之美。尊敬的共振,也许在那一刻产生。

未来,当不屏摄成为一种默认的观影文化时,电影产业的面貌也会更加富有生机。而观影若形成行为规范,或许也将在某种程度上推动国内市场的下一个未来。

闪光灯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